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发展报
创新拉动转型升级 “苏南模式”再创辉煌(之一)

创新拉动转型升级 “苏南模式”再创辉煌
——江阴市经济转型升级座谈会发言摘要

       改革开放初期,无锡、常州、苏州地区创造的“苏南模式”成为中国经济代表性的风向标。二十几年后,他们创造的“新苏南模式”再度领跑中国的改革发展。不久前,中国发展研究院调研组专程赴地处苏南的江苏省江阴市,针对该市产业结构调整及企业转型升级的经验进行调研。江阴市委、市政府为此专门组织召开了由企业界人士和政府职能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本版刊登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以飨读者。

借助智库力量  推动江阴发展

江阴市委书记周铁根:
       中国发展研究院是我们国家重要智库之一,他们做过的大量成功案例,对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在区域经济发展、国家骨干企业转型升级都有独到的建树。今天我们请以章琦院长为首的中发院专家组到江阴考察调研,就是想借助智库这个外脑的力量,推动我们江阴的经济进一步向前发展。我们的企业家要好好把握这一时机,争取得到中发院专家的智力支持。

提升中国经济是“中发院”的使命

中发院执行院长章琦:
       今天这个会议很重要,所以我跟周书记说请他亲自主持。我们这次主要来了解江阴各个企业,政府各部门对经济结构调整的做法和意见。中央领导非常关注和关心经济结构调整这个问题。我们“中发院”调研组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把江阴的经验再提升一下。因为对于全国来说,这一问题目前还没有真正破解。我们知道,很多城市的GDP都有所下降,这是新常态下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一些影响。我就想江阴在这方面能不能成为全国的一个突破口、一个示范,给全国其他地区带来某些启示。这是我们这次来调研的目的。
       昨天我跟周书记聊了将近两个小时 ,我充分听取了一下周书记对江阴调整的思路和对策,很有启迪。今天主要是听听我们的企业家、政府部门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今天上午,我们去看了华西和海澜。我们有几年没有来过江阴了,这次一看,感觉变化还是很大。华西村的党委书记跟我说,我们华西村早就开始结构转型了。海澜我觉得也是很迅速,在经营模式方面已经做了许多工作;现在又开始做品牌经营,走出国门。今天主要是想听一听你们的意见。
       今天来江阴调研,发现企业家都是坐在第一排,政府官员坐在第二排。这跟很多地方不一样,感觉很温馨。从这点细节就能感受到江阴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我们的企业家。
       我们中国发展研究院主要做了这样几个案例:江阴——靖江跨江联动;保护长江万里行;中医中药中国行;上海金融创意产业战略;长吉图战略;辽源、白山生态立市等。上周,我们再度出手,上书党中央,建议中医药立法,中医药管理局与卫计委变为平级机构。我们昨天刚得到消息,有两个常委已经批到刘延东副总理那里。相信中医药不久将会迎来又一个春天。

打造“绿色、健康、国际”的企业

双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缪文彬:
       我们企业最早是做中央空调起家,经过33年发展,现在是以节能环保为核心,新能源装备、化工新材料、金融投资于一体的这样一个多元投资控股型企业。这几年也是位列中国五百强,有2家上市公司,双良节能和友利控股。我们现在定位就是从单一的节能环保制造商向节能环保系统集成商、投资运营商、能源服务商转变。打造绿色双良、健康双良和国际双良。
       我们一直比较注重创新研发这一块。我们有自己的博士后工作站,国家级的研发中心。但是光有这些还不够,因为只是一小部分,从系统集成的角度来说必须要合作、整合。所以对外合作这一块我们一直是在积极地推动,包括技术引进和股权合作。我们还成立了一个低碳研究院,包括与一些高校、科研机构等合作。另外,还成立了一个20亿元的低碳产业基金。
       现在是资本推动的时代,各行各业必须通过资本来推动整合;现在也是共享经济的时代,联盟的时代,需要抱团取暖。双良现在年GDP在江阴总部190多亿元,整个差不多200多亿元。
       现在我们也在做大量的股权投资。因为公司的转型发展不能光靠自己,现在很多新兴产业也有很多机会,必须要通过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去参与。这几年我们股权投资也投了30多亿元,目的是为未来双良转型找一些新的增长点。

 

产品走出去 战略走出去

江阴兴澄特钢纪委书记赵耀兴:

       结合“十三五”,我们在做一个大的布局,全球最具竞争力企业的战略部署。前几年主要是炼钢,现在的重点是在产品战略上,即产品走出去和战略走出去。今年有六七十万吨钢销到国外去,主要是北美和欧洲。我们在国外建厂,用国外的资源,因为没有反倾销,所以走出去的动力不是很足。并且世界上好多国家倒过来要跟我们合作。比如,日本、瑞典和美国的同行都希望跟我们合作。以前主要是用在民营,现在是想进入军工这块市场。以前是军工采购商来购买,现在要联动,把我们的军工二级资质再往上升。目标是完成全球最具竞争力企业的战略部署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

 

在创新中弘扬中医中药

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副主任医师周嘉琳:

       我们天江药业最大的创新,如果用一个简单明了的比喻:天江把平时中药的汤做成了固体,换句话说即把700多个中药做成像咖啡一样。医生开了方,按方子配药,一冲就可以喝了。这是中医发展五千年至今,我们开始的创新。因此有人说:1976年中医药管理局成立以来,出现的最大的创新就是我们这个。拿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那么它新在哪里?
       首先,它跟传统的中药相比有个巨大的发展,就是标准化。原来的树皮草根是农副产品,现在通过工业化、规范化、标准化的生产,使之成为有标准的东西。
       第二,它对中医药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推动。中医药原来煎服汤剂疗效是不确切的,科研的成果和依据是不够的。因此,很多中药为什么到后面效果不是很好,就是因为在研发的初期药不标准。
       第三,它帮助了我们中医药打入国际市场。因为在国际上,树皮草根都是在农副市场买卖,而我们这个已经基本上与国际标准接轨,所以在很多国家都是被接受的。
       我本身学的是中医,一年前,我下海经商,看准的就是中医药发展必须要解决药标准化的问题。也是从科研开始的,我自己定位我们是一个研究型企业。尽管发展到现在,我们的情况还可以,母公司去年是17亿元,加上子公司大概是34亿元。
       为什么这么多年走这么长的路,速度这么慢,我觉得有几个原因:
       一是层面比较低。二是科研的投入,因为一旦是企业行为,首先要挣钱,才能把投入作科研,不挣钱的话谁会来投呢?三是市场方面,对我们产品的认可,国家到现在还是给我们带了试点的“帽子”。因为中成药和西药都是有文号的,饮片又不要文号的。但是我这个和饮片又有区别,国家又担心一放开大家都能生产就乱了。既然不放,那如何做一个安排和设计,使它能够快速地发展呢?我认为,国家药监局现在基本上做事处于一个停顿的阶段,对我们这种创新宁可不管,也不会冒险。我们这两年之所以发展得还不错,我刚刚才知道还是章院长您这边的功劳(2006年中医中药中国行),国家给了很多关于发展中医中药政策。
       我觉得十年以后,我们最缺的是中医药资源。中医药资源已经是非常贫瘠了,现在60%的中药是家种的,跟大农业相比我们落后了至少三十年,国家给予的支持很少。我认为,不仅要让中医药管理局提升为一级局,中医药问题上对药的管理、立法应该到中医药管理局,执法应该是药监局监督。
       我认为,我这个企业在江阴打造100亿并不难,打造300亿也不难,江阴也给我留了很多地,但是还有个问题是现在医改的问题。我认为,这个磨合期还可能有很大的变动。在这方面,国家应该明确,拿出多少钱在医疗上,国家出多少能力养多少医生。
       日本人是每个人都要去社区上课学习医疗知识的,每个人都能自己保健,哪会需要那么多的医药支出呢?现在我们国内是等生病了再去做各种检查,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我认为,中药前期种植的研究、品种的研究、以及机械化设备的研究,国内是很落后的,落后了日本的同行业三十年,因为我们的综合能力不行。比如,国内买不到的设备日本就能买到,而且是定制。在这里我请求章琦院长,今年我刚加入中国医药集团公司,但是制药企业并不是他的强项,我很希望在他这一块里面,把中医中药这块特殊出来,因为西医西药就是国家控股。中医中药这块原来是以中国药材公司为底板的,在香港上市。这块版图现在并不大,本身120亿加上我们100亿,总共220亿。我这块如果能做好的话,我认为在世界上是有亮点的。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