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发展报
创新拉动转型升级 “苏南模式”再创辉煌(之二)

一业为主  多元发展

华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胡士勇:

       我是华宏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华宏村的党委书记。这个企业是华宏村下面的民营集团,有20多年的发展历程。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我们是多元化起家,多元化发家。目前是化纤当家,今后就不一定了。把新产业培养起来后,应该是科技创新当家。
       我们有两家上市公司,其中一家上市公司就是机械,专注于做再生资源,再制造再利用的行业,废旧污渍行业,把废钢、废铜,报废的所有金属、非金属统统加工,提高价值,循环利用,是循环经济再制造再利用的装备制造业。我们公司的发展目标是要致力于做成世界级品牌的设备提供商和综合服务商。设备提供商是我们发展的主业,综合服务商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不是卖装备,这个产品核心技术是自己的,自主研发、自主制造、自主营销和跟踪服务,四位一体来做。目前这个行业在国内是老大,超过了国外很多企业。
       机械装备是一个再生资源加工装备制造业,发展前景非常不错,是一个朝阳产业。但目前的形势不是很好,对科技创新要求就更高了。整个行业在转型,老的传统肯定不行,要用好的装备为转型提供服务。
       重视多元化发展。为什么搞多元化?多元化发展就是东方不亮西方亮,它意味着抵抗市场风险能力的提高。多元化发展是基础,转型发展是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须考虑的。我们从2010年就提出要转型,就是“十二五”的五年,我们就提出了怎样优化转型创新业、怎样资本经营、怎样经营管理增效益、怎样科学发展上水平,这四句话做了五年。自身提出要转型,经济总量在100年以后既要做大,又要做强。什么叫大?什么叫强?产业技术含量要强,要大,从这五年我们做下来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收到了一定成效。自觉转型、自觉提升,经过资本市场,五年当中出现了两个上市公司,2011年上市,2015年挂牌。五年当中实现了目标。我们除了传统产业,跳出我所管辖的,跳出我们所掌握的技术,我们进入了IT行业,就是做芯片,防伪芯片,成本最低,防伪时间最长,防伪效果最好,价格最低。这个产业我们做了七年。
       2008年投了高新区,现在高新区进入到孵化园。我们曾经为了转型投了新产业,资金也投了十几个亿,到目前新产业成效都不怎么好。如果没有人才基础,没有综合能力的积累,要求转型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强调要有智慧,要寻找智慧。
       主要还是在优化升级、科技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人才引进上下工夫。这就是真正的转型,优化升级和转型结合起来,重点在优化升级上下工夫。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在优化升级这方面下功夫,为下一次大的转型做好准备。我觉得今天这个会议为转型打下了很好基础。

在创新中不断壮大

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朱正义:
       新潮集团是长电科技的大股东,我们的主体企业是长电科技。长电科技也是上市公司,是做集成电路分装测试的。我们在这个产业链里面是专门做分装测试的。我们专注做这个行业,多年来都没有搞多元化。做专、做精,然后再做强、做大。那么,我们公司转型主要做了两个方面:就是两个调整还有两个重组。两个调整就是战略布局的调整与产品结构的调整。
       战略布局——全面赶上,绝不超越。以前我们在集成电路产业分装测试这一块是中国第一,全球第六。国际一线大厂5个都是在台湾,他们的水平比较高,市场份额占得也比较大,我们占了3.9%。全面赶上就是要从质量、技术、信息化、客户服务和成本上都要与国际一线大厂接轨。只有这样,才可以跟他们竞争,拿到订单。就是这样还要比他们的价格低15%~20%才可以拿到订单。这个行业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绝不超越。就是我们通过自主创新能够有两项或三项技术能够赶上或超过国际一线大厂。这个我们基本上已经做到。这里面有我们自主创新的,也有通过收购控制专利技术。我们收购了新加坡一家APS研发机构。在产品结构调整上,我们重点投资了高端产品、深度发展传统产品、加快发展特色产品。
       两个重组。一个是跟产业链的上游进行组合,跟中芯国际成立了中芯长电。因为我们现在芯片分装用的芯片制造的技术,所以我们必须要跟上游芯片厂结成联盟。我们已经把中芯国际的联合厂中芯长电在江阴落户。
       第二个重组,也就是我们这次收购了新加坡的新科金培。新科金培在全球里面是第四大全资企业。这个企业有25亿美金的销售,我们在10月19日就把这个公司的所有股权100%全部买断,然后退市将其私有化。
       通过这一系列地调整,我们长电科技从目前来讲已经进入了全球前三,通过三到四年的努力,能够达到100亿美元的销售的话,我们就能够进入全球第一。因为我们收购了新科金培,就是收购了第三大,第一大收购了第三大,但是他们的1+1是不会大于2的,因为这个垄断会有很多客户跑出来,但是我们会抓住这个机遇,也会把国内的很多高端客户引入到新科金培。同时,我们也有一个大的动作,就是把新科金培的上海厂也搬到江阴来,正好与我们中芯长电形成一站式的服务,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来实现我们的转型升级。当然,我们也有一定的困难,人才方面、资金方面还是有一些问题。

 

发挥自身优势 打造多层面创新

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建文:
       简单来说,我们企业就是造船工程。现在的规模在全国排在第三,在地方上排第一。我们的产量在全国排在1/30。我们到九月份利润总额是25.6亿元。效益好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产品档次比较高。我们的竞争对手基本上都是国外华侨啊,在国外主要是韩国的现代、三星之类的。因为产品比较高端,这样就避开了低端产品的竞争。
       第二是企业机制的原因。我们是在新加坡上市的船厂。新加坡的规模比较大,中国在新加坡大概有160家上市公司,我们是规模最大的。新加坡有一个海峡指数,我们民营上市企业的机制体质在成本上还是存在优势的,我们的整个作业成本在行业里面要平均低5%以上。
       同时,我们的融资成本很低,我们资金是很富裕的,基本上没有银行借款。造船行业基本都很缺钱,但是我们是比较好的在一方面。
       我们的产品95%以上都是超大型的集装箱,中国首批的1万个集装箱船就是我们生产的。这个就超过了外国侨胞,而且当时我们批量也大。原来这种超大型的集装箱基本是都是韩国生产的,中国基本都是1万以内,这个就限制了我们的产品档次。现在我们也做天然液化气,石油液化气。现在的石油危机,很多都砸进去了。
  我们企业在造船行业还是比较好的企业。我们现在主要是吸引人才,吸引了大量的厅级的还有央企的人才,我们发展比较快。第二块是研发,我们很注重研发,每年我们的产品大概要三到四个亿左右。
  我们做这个事情以经济效益为中心,所以我从来不跟他们一样拼规模,我只讲效益。所以我们在11年的时候效益排第一,最高利润达到66亿。整个行业下来,大家都亏,我能盈利,过去三年我们在2011年,2012年,2013年都是交税第一名。最多的一年我们交了21亿元,我今年交12亿元。
  另外,还有转型升级。转型升级不光是技术的转型,还有管理的转型,技术有时候把握不好风险巨大。转型应该是以技术先进为载体,提高经济效益的中心,你不赚钱最后还是死。但是现在的转型都要要讲效益,讲商业的模式,讲好的市场。所以一定要注意,企业是以盈利为中心的市场主体,一定要考虑市场各种风险。你必须是有适度的底线,不能跨越底线。刚说的两大央企,它能跨底线,因为国家帮他们买单。我现在虽然赚这么多钱,但是稍有不慎,出了问题,没人托你的。一有问题,所有都变脸了,银行也是,股市也是。中国这个市场还是国民待遇的问题,制约了我们的发展。

 

市委书记周铁根:
       从造船行业看宏观经济。今年上半年我去调研,听说,造船行业今年上半年整个订单比去年同期下降72%,70%的全球市场的订单被韩国日本拿走。造船行业的不景气。反映的不仅仅是造船本身的不景气,表明大众商品的运输量在大幅度的减少,没人买船啊!这说明我国的生产不行,制造业不行,所以就能看出宏观经济形势的严峻程度。

 

在不断转型升级中赢得新生

江苏阳光集团服饰公司总经理、高级工程师赵维强:
       阳光的发展其实就是转型升级的过程,这么多年经历了二次转型升级。
       第一次就是1986年建厂,其实就是模仿阶段。那个时候纺织企业刚刚开始,我们就是不懂国家的指标,也没有原材料,所以我们就模仿。1990年开始,产品从低端产品到高端产品升级。新产品,新工艺,新技术,开发产品上每天50个新品种。毛纺从原来黑色、藏青色,我们开发成彩色。彩色就是从阳光开始的。
       第二次转型升级应该是1999年开始。公司上市,企业进入高速发展,开始实行多元化的产业,多元化的战略,公司做的规模就比较大。到2014年,我们的销售达到了350多个亿。阳光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毛纺织上。
       目前来讲,在毛纺服装的发展上确实遇到了瓶颈。一方面是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另一方面是国内同行的竞争非常的激烈。
       转型升级我们公司是从两方面来考虑的,一方面,就是我们要充分依靠我们阳光集团的面料服装的生产,利用我们的研发台,结合互联网,跳过所有的流通,让所有老百姓都能享受到定制的服装。我们已经开始了这项工作,我们下一步来进一步来完善。第二个方面,我们现在也在考虑走出去,因为阳光在制造业是强项。下一步我们准备策划在东非埃塞俄比亚发展工业园,把我们毛纺制作的产园直接转移到非洲去。利用他的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定制我们的市场,转移出去的市场全部到欧洲,到美国。利用习主席“一带一路”战略,再利用好国家的政策,把埃塞俄比亚的工业园在3年内完成。规模是200公顷土地,3000亩地,每年开发1000亩,准备3年完成。计划投资9亿美金。
       上个月,我到欧洲考察了两次。埃塞俄比亚的招商能力很大,中国的企业去的也比较多。在那边比较大的工业园也有三四家。我上次去考察了一家美国的工业园,我感觉启发很大,美国是怎么样运作呢?美国政府给埃塞俄比亚政府投资一个援助项目,11亿美金的援助项目。美国把这个项目交给他们一个很大的纺织业来运作。这个纺织业又交给全国的供应商来做,工厂只需要做围墙里面的事,围墙外面美国政府成立的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我想,我们国家好多项目是不是也可以有援非项目,在网络上有投资商,企业来投资,政府来协调。这样运作的话就省事的多。

 

以新思想新观念引领创新

法尔胜泓昇集团副总裁、博士、总工程师刘礼华:
       我们公司现在也涉及到大的转型和升级,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传统制造业,如何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使其焕发新的青春;一方面是新的产品的打造,更多的是制造业的智能化。
我去日本看过,一个劳动力是十六万。现在在江阴我们一个劳动力差不多是六万五,但是我们的生产效率是他的四分之一。我曾经跟日本公司谈过,引进他们的整套技术,但是他们不给。所以我们准备花数年时间把这个技术突破。如果突破,那钢丝绳这个产业在东部发达地区还有生存的空间。第二个方面是光通信产业和制造业,还要更大的发展高新技术和产品。然后,用光通信这个技术开发一些新的市场,带动一些新的运用,形成新的集成。
       接下来我着重谈点建议。
       一,如何把我们科技创新体系,真正打造成以企业创新为平台。我感觉我们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企业不强,在全球竞争中,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可能性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我们要跟德国学习,高校和研究院围绕着企业走。如果我们能把这个体系建立起来,那实现中国创造就不远了。
       二、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今天我们上午还开了个会,关于知识产权和商业保护的问题,如何在一个新的公司还没完全成长前,做好知识产权和商业保护。但是这方面,在企业内部好做,企业外部就不容易了。现在克强总理提的大众创新和大众创业。但是做模仿创新,那就完了,然后上淘宝上天猫。从这方面来说,我感觉知识产权问题还是很不完善。要我们的老百姓像欧洲、美国那样形成自然而然的知识产权的意识,不要去仿制、造假。
       三,军工体系,配套的配套。但是如果像美国一样,藏军于民,把这个体系打破,我感觉在中国的路还很长。不仅仅是对军工体系创新能力的提高,对于部队采购成本的下降,还是对于国防建设能力的保障,都是有很大好处的。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