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发展报
保护中医中药刻不容缓 改革管理体制迫在眉睫(之二)
中医学更多的是形而上的,现在很多人认为形而上的东西不科学,是迷信,这也是影响中医发展的重要原因。
中国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现代人看中医》编者  冯清
       2012年我写了《现代人看中医》这本书,很多中央领导看了,觉得不错。中医是一门哲学,它的基础理论符合哲学的定义,它有自己天地人合一的整体观。 现在很多人对科学有个误区,推崇自然科学,排斥社会科学。常常用自认科学的概念来否定社会科学。认为科学第一是可见的,第二可用数据描述的,第三这个描述过程可以重复,第四答案的唯一性。否则,都是不科学的,用它来证伪。
       中医学更多的是形而上的,现在很多人认为形而上的东西不科学,这也是影响中医发展的重要原因,认为是迷信。但是中医药是形而上的,包括哲学、法学和经济学基础理论。形而上学说一旦联系实际就变成了科学,比如经济学的自然经济学,中医学里的中医药理学。如果中国的所有学术讨论集中在是否科学来讲就是一种科学的原教旨主义。很多原教旨主义很可怕,他们以捍卫科学的纯洁性为借口,否认一切未知,使得整个中国科学发展受到了影响。包括《钱学森之问》,实际上他研究生命科学的时候,最后大家觉得他是研究异端学说。
       我很同意刚才陈珞珈先生讲的,中国现在中医确实走到了一个关头,中医的立法必须为自己服务。中医真正能看病的可能没有执照,最后就不能为社会服务。按照现在的执照发放来讲,过去华佗、扁鹊很多是没有执照的,真正的中华医道在民间。中医有道医、佛医、儒医,还有很多藏蒙苗朝等少数民族医学。中医基础理论是儒医,但是中医里面真正能治病的是道医。中医理论讲的阴阳、五行、精气神等等,我认为是真正研究到分子里面去了,就是西医所说的分子生物学,分子化学。中医气的理论确实很了不起的,因为气是站在分子里面看的,如果有研究分子物理学的人他们能看到中医药是有道理的。比如张常林做了人体的彩虹图,就是人的光彩分青紫黄白黑,很多人中医一讲五行,不讲心肝脾肺肾,不讲金木水火土。中医按照五行来鉴别阴阳,实际上是它的规律,这些东西是中医真正治病的方法,按照五行来讲中医上来先看你是虚症还是虚症,实则泄之,虚则补之。为什么讲中医是气的阴阳论。比如肝出现问题一定是烧的,心的问题一定是焦的,最后需要寒凉平温热,中医五行实际上非常有道理,如果把这五行讲清楚,用科普方法讲出去很多人能听懂,包括心肝脾胰肺肾,不是肝心脾肺肾,所以说中医我觉得应该有些东西教材上应该改了。这是我对中医的看法。
       我是业外看中医,应该客观,经络上能治的所有病和西医一样。中、西医各有所长,各种急症,像开放性外伤、内脏病变手术、化学中毒抢救等是西医的优势,很多疑难杂症,西医不知所措的疾病,西医常常让患者去看中医。

中医药发展关键在领导,关键在政策,关键在传承,关键在创新,关键在我们有没有信心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  郭齐祥
       刚才几位专家也谈的非常好,把中医药发展这项工作,提升到复兴民族的高度认识,特别是应该进一步挖掘、整理、提高。我觉得中华民族向人类奉献的宝贵财富其中有中医。中医药发展关键在领导,关键在政策,关键在传承,关键在创新,关键在我们有没有信心。

中医药在国际市场的份额,日本占80%,韩国是15%,中国是3%到5%
国家商务部国际合作司原巡视员  刘作章
       中医药发展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从国际市场的份额看,日本占80%,韩国是15%,中国是3%到5%。过去几年日本跟河北、湖北、四川的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合作生产产品,有八家的生产厂,主要产品就是颗粒制剂,也是中药成分的,其他还有一些企业,像澳大利亚、以色列、新加坡、马来西亚的都有合作。关于国家鼓励的政策,从商务部来说,主要在这几个方面:
       第一,国家一个是鼓励外商投资,一个是搞中药材种植,过去说只有合资,现在外商独资也可以来。
       第二,作为鼓励类的,原药、自然药和中成药的深加工,鼓励这个。
       第三,关于中医原料药的质量和成分的分析以及萃取的新工艺新设备的研发生产,是国家鼓励外商投资的,没什么限制的,来鼓励发展。
       中医药要创新要发展,国际上通行的中药大都是颗粒制剂这种可量化的,这方面我们要加强要发展。谢总也讲了直销这块,现在有77家直销企业,有27家是中药材的,就是保健品这方面的,都是中药材的制剂,直销企业控制的非常严,投资要有8000万才可以允许设定企业,保证金要有2000万到1亿存在那里。这方面我觉得中药这些企业应该充分运用直销这个渠道,生产这些创新的产品,我是指的颗粒药这样的。中医药这块创新发展我觉得要适应世界潮流,天然药他们都是比较信任,那么它的做法就是萃取的一些有效成分,这是很好的方法,这些方面我觉得应该更好的发展。
       关于中医药传承,对外我们是限制的,防止我们的好东西流进国外。   
       再有一个就是知识产权保护,开发新药很困难,申报要很长时间,但是知识产权保护能不能尽快做起来,不然的话日本、韩国那边都在抢注,所以保护这块要抓紧落实。

中医看病,很少看化验单,用中医的方法看病是中医的基本功,需要时间与病例的积累
著名中医、中华中医药学会老年病分会副主任  刘秉昭
       刚才大家讲的都很好,我作为一个老中医讲一下中医的传承,中医药传承来讲,中医药的发展,我家也是祖传世医,我拜师拜了两位。现在很奇怪,我们的一些博士,包括博士生导师拿到学位不是想到如何看病,是琢磨如何升官,这样一来我们很多年轻人书读完了,耐不住寂寞,一心想搞出成绩,一心想创新,中医看病是基本功,需要时间与病例的积累。我跟董建华在一块聊天时候他讲,一个医生开不出20万张处方很难成为一个名医,我们中医到老的时候正是才华横溢的时候,西医是年轻人手术做的漂亮,中医是年轻人守冷板凳的时候,耐不住寂寞,你是无法掌握中医真谛的。
  我第一次给腿得了痹证的成思危夫人看病,两个手号脉6分钟,我对她说,你心率不齐,心脏有问题,你左眼眉角至耳朵间有一点灰暗,你年轻时得过妇科病。她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这是家传,我一看就知道你有什么病。她说你给我开个方吧,结果三副药吃完后她站起来了。调方的时候,成主席对我说,刘教授你太厉害了。我们中医靠什么生存?靠疗效。我在美国三个大学做过博导,我对学生说,中医看病,很少看化验单,如果化验单检查一切正常,但是非常疲劳,西医说你是健康的,但是你说我就是不舒服,他会让你看心里科,心里科一查没有病,又让去精神科,精神科说你不像精神病,可能上帝能知道是什么病。我们中国不会这样,西医会建议找个老中医看看,结果是把把脉,望望问问,然后开几副药三天精神了。      
       中医在走向世界一定能够有所作为,靠的是我们掌握了中医药技术在临床的实践,确实能解决人类健康中的一些问题。人类真正需要的是用中医的包容性和前瞻性,解决人类生存全过程遇到的各种问题。未来人类健康不是什么大问题,而养生是大问题,这是中医的强项。  
       中医的传承是一个大的问题,掌握了传承这个基本东西,再加上现代高科技的融合才能有所创新,中医的黄金年华是50到75岁之间,我们大学中医课程讲了一遍,我父亲教一门课至少参考10本书,我教12门课参考120部书,这种情况就是告诉大家,中医基本功非常重要。我们一定在传承的时候把中医基本功练好,没有这个中医很难传承。
       中医药市场很大,问题很多,关键是领导。上级领导很重视,关键卡在中间环节。现在从事中医工作的领导,心有余而力不足,人们都认为中医药大发展,实际上是停留不前。中医不是没有缺点,中医有,西医,也有。西医有致命的瓶颈,我们有我们的不足,如何让两者携起手来。随着时代发展,中医的寿命、中医的延展会越来越大,中国从大国变强国,中医会贡献它一部分力量。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