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发展报
保护中医中药刻不容缓 改革管理体制迫在眉睫(之三)
媒体要多宣传中医,中医在媒体上的声音多一点,强一点,会影响百姓的思想和领导的思想。
国务院联系专家、原中国环境报总编辑  黄振中
       我讲三点意见,第一,今天的研讨会卫计委和中医药局的领导都没有来,我们的讨论说给谁听?好像光说卫生部部长还不行,要说给中央领导及说给七常委听。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媒体,就是要通过媒体发声,传到全国去,传到领导人的耳朵里面去。
       中医这么困难,这么多问题,怎么办?中央领导同志常年讲重视中医,就是推不动,问题在哪儿?你们的声音,我们的声音,为什么不能影响到中央领导?为什么不能影响到卫计委?什么原因?要好好的号号脉,开开方。
       第二个意见,中医的问题,关键是政策和落实问题,制定和执行政策的这些人都是西医的班底,这些人的笔不往我们中医药这方面写,所以造成“肠梗阻”,中央领导讲的很好,但是具体落实不了。
       第三个意见,中医很奇特,医学、道学、哲学、文学都在里面了,实际上中医是博学。上至天文地理,下到鸡毛蒜皮,把人容纳到自然环境里,容纳到宇宙中,中医是在宇宙的层面上看病,西医是在检测报告和伤口上看病。我们的媒体要多宣传中医,中医在媒体上的声音多一点,强一点,这样会影响到人类的思想和领导的思想。

中草药消毒液填补了国内消毒液市场的空白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教授  钱文燕
       中医药事业很艰辛,障碍也很多,刚才几位领导也讲了,法律法规在不断的改进和完善,中医要弘扬、发展、继承,我们大家不管谁来管?谁来弘扬?谁来捍卫?谁来继承?尤其刚才剖析的案例,中草药植物消毒剂,这个产品非常好,好在哪儿呢?它是一个纯天然植物的产品,不包含任何化学元素、化学成分。现在消毒液里面80%以上都是有化学成分的,像我们在医院手术室消毒液都是有化学成分的。现在有很多非常好的手术外科医生就因为对消毒液过敏不能做手术了,我觉得这种人才太可惜了,就因为消毒液泡手造成的伤害,很多病人等着他去做手术,但是由于他的手消毒液的伤害不能坚持自己的岗位上,所以我对这样的人才特别心疼,千方百计的给他们治疗。说明什么问题,现在各大医院的消毒剂存在很大问题,84存在问题,还有我们经常用的洗手液也存在问题。所以这些产品应该马上用植物消毒剂取代。
       另外一个,这个产品市场非常大。我是皮肤科的,很多人来看手,都是右手有问题,比如公交车上的扶手大家都是用手扶着,我是健康人,他是病人,他触摸我了就传染了;另外幼儿园小孩经常玩儿滑梯,小孩玩儿这些以后,哪个孩子老师也不可能把手洗那么干净,经常喷喷这个消毒剂也就解决了,不用经常带孩子去看病了;还有小学生玩儿球,手上也经常有问题,因为球在地面滑动以后,有很多病毒都可能染上,孩子不洗手,如果家里有这个条件喷一喷也解决这个问题了;还有一个很宽扩的需求就是养老院,很多病人卧床不起,手心出现问题,有微生物真菌手心发白脱皮,这样的我们给老人喷一喷这样的消毒剂,避免褥疮的出现;还有月嫂这个行业,她们也是老接触孩子,接触产妇,她们每次给接触孩子的时候喷一喷,我现在有接触不满月的孩子患湿疹的,什么原因?就是客观环境造成孩子的病;另外家里面有时候卫生间、厨房异味很多,有的可能地漏的问题,有的可能不注意卫生,我们这个产品每家一份,屋里空气就新鲜了,净化空气、消毒空气都是非常有用的;还有一个有的人出差以后,用了宾馆床上用品,这些用品可能不是严格消毒,有的人可能过敏,所以这些地方都可以用这样的产品。
       这个产品适用于衣、食、住、行也适合各年龄段的人。市场很宽阔,遗憾的是没有受到国家的保护,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承认,总觉得很悲观、很气愤。总在怎么合法这块转圈,我们为什么不请法律专业人士出来说话?

树信心、立标准、建清单、入内阁
中央党校原副校长、中国健康协会顾问  李君如
       我讲四点意见。第一,以文化自信来促进中医药的传承创新。去年12月1号中发院搞了中医药发展研讨会,那个会上我也做了发言,章院长将会议精神报告到中央,领导做了批示,现在已经走了10个月,这次再搞个研讨会,我想是稍微往深或者往具体方面走一走。去年会上,我说要把中医药纳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规划中去,要以文化自信来促进中医药的传承创新。    
       近平同志在十八大报告里也提出了文化自信,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里面讲了文化自信,在文艺工作座谈会说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自主自信的提升,文化自信成为了一个整体,而且这个是有很深涵义的。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华民族是有社会理想的,大道之义,天下为公。         
       我最近在做文化关系的梳理工作,中央投资10几个亿,在奥林匹克公园边上建国学馆,规模大于天安门旁边的国家博物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板块就是中医药,这个板块中华传统文化怎么样继承?怎么样弘扬?这就是一个课题。第一,对中医药的认识越来越多了。第二,中央领导非常重视。因为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已经类似于国策这么高的层次了,中医药很多的地方可以用文化自信来概括。
       我对中医药可以说是粉丝了,记得有一年胡锦涛打电话给我说商量一些事,当时我在感冒,流着鼻涕,传染给领导怎么办。我到崇文门同仁堂挂个名医,我对大夫说什么病都不要管,明天有个重要活动,就是活动的时候所有感冒症状都不要出现,不要流鼻涕、流眼泪,药只有几十块钱,从晚上到早上吃三次,果然什么症状都没有了。我说中药也能快,我吃下去以后立竿见影。我对中医是很信任的,最近很多事情我都推荐人家看中医。
       所以,我们有很好的瑰宝,有很好的机遇,我们有很好的条件,包括屠呦呦获奖以后,也有很好的基础。这几个很好加在一起就是我们自信的基础。所以我说,第一个,总书记讲自信,第一个观点就是要树自信。
       第二,个要攻克什么问题?现在很大的事情由于要立标准。我们要呼吁领导重视,领导也批示了,但是一到关键的时候不行了,因为标准是很麻烦的事情。市场经济商品竞争、服务竞争、质量竞争,最后是标准竞争,谁掌握标准制定权谁就掌握市场。现在中医药的发展标准始终在人家手里面,这是很难攻克的。西医是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上的,这是死体,中医是活体,如果不是以活体为研究的对象,中医所有理论是建不起来的。如何在中医药原有理论基础之上找到标准,这就是往前推进一步。
       第三,就是建立清单制度。中医的改革讲了好多年,政策是灵活的,法律是原则的,所以怎么样的把政策和法律两个武器都用好?法律制订之前我们要政策,在政策基础上立法,争取政策空间。在这个空间内,搞个清单,哪些不能做的要知道,然后允许你搞试点,清单至少在法律立法之前有一个可以试点的空间。
       第四,建议入内阁,刚才讲了卫生部的人不来,其实他们很难,且不说中医药,我有一个朋友做量子细胞检测和修复,是在前苏联解体时买了他们的技术。宇宙飞船在天空,生命状况怎么样?他们就是发量子波,身上带着个能量卡,量子波传回你的身体情况,拿来以后在上海给你做量子检测。我试了,戴个耳麦,全部查完以后,跟我平时体检的时候查的结果一模一样,有些我没查出来的他也给我查出来的。功能性的病可以修复。检测在上海,我人在北京,通过能量卡,就把内脏病变修复好了,这项新技术把整个中医西医都颠覆了。我说动员卫生部领导去体验体验,一个部长也不敢去。就是说传统的他们不敢,现代的他们也谨小慎微。
       所以很多东西,无论是传统的还是新的东西,要进入到体制有一个是“人怎么办”的问题,我的意见是建议中央,卫计委领导里面必须有一两个中医药专家,进入内阁。    
       我的建议就是四点:树信心、立标准、建清单、入内阁。这样真正把我去年讲的话题民族复兴和今年讲的民族自信捆起来。一步一个脚印,从解决问题着手、出点子,然后送到领导那儿去。

不能让外国人总简便易
中医药别再走青蒿素墙内开花墙外红的老路
著名中医、广安门中医院原皮肤科主任  庄国康
第一个,我从事中医皮肤科工作60年了,中医这个过程中有很大的变化,我们在初期吃中药有一个号召就是中药很便宜,一剂只要几块钱,现在一剂中药起码40、50,如果是肿瘤的话一天7、8百。这样下去,老百姓还相信中医吗?我的意思中医中药必须国家来控制,向土地流转一样搞大产业。如果这个市场不控制会发生很大的问题,如果都消费那么高,如果无限制升级,我们医保不可能长久。
第二点就是紧迫性。中医界我们现在说是危机,但是60年中医药有什么突出的贡献?关系到国家人们生命安全的价值有多大?有哪些突出的药物和处方能够像青蒿素一样能拯救几百万、几千万的患者,这样的成绩还不是太多。最近青蒿素得了诺贝尔奖以后对全国影响很大,带动中医事业很有影响。但这中间曲折大家不知道,过去有些人认为青蒿素的发现,不是中医中药而是西医,跟我们没关系,中医和西医互相排斥。
  第三,要用疗效说话。90年的时候我去英国,一个女孩得了脂溢性皮炎,痒的很厉害,西医毫无办法,经过我的中医治疗,皮肤病好了。他们让我到BBC电视台接受采访,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全世界。美国的报纸刊登了,英国《卫报》也刊登了,香港《东方日报》 《天天日报》都刊登了照片,所以这个消息传到了全世界。后来德国、日本、香港都请我去,所以我的体会就是真的有好的疗效在世界影响力都很大。所以中医和西医的问题就是疗效的问题,不管怎么说没有疗效没有生命力。
第四,两个市场要一起抓。 一个是抓住临床市场,一个是抓住中医药市场,这样我们就不怕了。
第五,中医保护知识产权很困难,保护意识很差。举几个例子,我们院里有一个泌尿科主任发明一个药,效果很好,结果一发表文章人家知道了,加了一味药,这个发明就成为别人的了。青蒿素也是这样,青蒿素发现以后,英国人买下来,把我们有些人请到英国去教授这门技术,英国人把中国每个省的青蒿收集起来,发现哪一个省含的清高素最高,然后收购用于提取。现在还有一个雷公藤治疗麻风病的案例,民间发现,吃了以后疗效很好。下一个中国的诺贝尔奖很可能就是雷公藤,但是它毒性很大,比较危险,如果在减少毒性上有所突破,将来在国际上会有很大的影响。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