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发展报
保护中医中药刻不容缓 改革管理体制迫在眉睫(之四)
不能用西方标准来衡量中医人才
首医大附属中医医院原院长、北京市中医研究所原所长  王莒生
       首先,不能硬性规定中医药博士的论文没有被美国SCL核心杂志录用就不给博士学位。其次,中医和西医区别是,中医是临床经验学科,厚积薄发,越老积累越多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人虽然老了退休了,只要身体条件许可,应该允许他仍然可以带学生,而现在的规定就是退休就不能再带硕士,博士。最后,中医是整体的医学,辨证论治也是整体观念。中医院科室不应划分过细。现代人不可避免的出现各种慢性病。每个人得了病,医生不可能马上具体指出是哪出了问题,有可能是身体多个部位整体出了问题,需要医生一并诊断。如果患者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挂不同科室的号,不仅病情被耽误甚至也会加剧医患矛盾。这些都是影响中医发展的障碍。

中医乃生命之道而不是人体之学
中国中医科学院编审、研究员  傅景华
       今天讲中医药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创新,保护什么?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与旧的相反,创新不是回到古代,而是传承中华医道,求索中华医道,复兴中华医道,发展中华医道,应用中华医道。大道常新,道就是标志自在,所以中华文化要复兴必须要复兴中华医道。
       中央提出创新,说中医是打开中华文明的钥匙,而且把发展中医药提到国家发展战略的层次,也是创新。发展中医药是中华文化复兴的先行,也是创新,因为从来没有领导人这样提过。这个伟大的创新是划时代的,里程碑式的。
       但是,如果把中医药仅仅说成是医疗卫生的一个组成部分,说成是从属于西方医学范畴的一个医疗体系,我认为是偏颇的。如果把中医的脏腑解释成器官,把五行解释成五种因素,把经络解释成气血通道,用西医方法解释和改造中医,用标准化、定量化、客观化这样的所谓科学思路,中医不被消灭才怪呢?复兴中华文化必须首先复兴中华医道,复兴中华医道必须以复兴中华文化为背景。
       中医是调和自然社会生命之本,上医医人,下医医病。中医乃生命之道而不是人体之学,中医乃空释之道不是空气之学,中医不是人体结构功能指标之学。只有真正懂得甲骨文,懂得中华医道才能知道什么是老子,什么是黄帝内经。中医面临的战略决策应该是复兴中华医道,包容西方医学,中医发展战略目标应该是主宰人类国际医疗卫生,实现人类自然健康,引领现代科学革命,迎接未来文明大同。

中医药知识产权的保护要与行政保护协调一致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韩秀成
       大多数重要的技术是我们的,但是这个药品的国际市场我们只占了5%,也有说8%的,也就是说占3%,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拿到市场,在市场经济下没有拿到市场,那是真金白银,实实在在的,没有这些何谈后面的创新。这点不是个人的问题,因为不懂,好不容易原创的技术,但是没有形成自己的产权。
       与其相反的,日、美、韩这些国家近几年通过自己的研发包括合作收购兼并等方式,在我们这儿拿走了中药发明专利1000多件,其中包括牛黄清心丸等,本来我们是有优势的,我们自己没有发扬光大,到让外国人发扬光大了,发扬光大后的市场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这很可悲。
几点建议:
       第一点知识产权的保护与行政保护要相同协调、优势互补,才能形成合力。目前情况下这两套体系没有形成合力,有时候还在吵架,不利于中医药保护和发展。只有形成合力才能使中医药创新和发展,从大国成为强国。
       第二点,开展中医药专利信息深度分析。因为这里面有大量新技术、新成果,通过分析中医药重点方向和它强调的走向,这样能够帮助我们的创新机构和创新主体,能看到未来重点在哪里,市场在哪里。市场在哪里,我们知识产权保护就应该走到哪里。现在是经济全球化知识产权保护也在全球化。
       第三点,应该建立相应机制和专项基金。关键技术要另选符合条件的从知识产权和专利申请的撰写及专利国内外布局,要请高水平相关专业人员协助办理。要遴选出来,有希望的,比较好的,进行高质量保护。要策划形成高质量的专利,对于关系国家重大利益关键技术专利,要从资金予以扶持,进一步提升我国中医药的国际竞争力。国家核心竞争力就是一个一个的企业,如果企业没有竞争力,国家竞争力也谈不上。
       第四点,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包括制订中医药保护立法。特别注重传统技术的知识产权保护,国际上与传统的知识产权制度不一样,比如有些东西几百年前形成一个东西了,我们这方面有优势,我们应该在国内形成专门的文件予以保护。不是说现行的知识产权制度,我们在知识产权战略这块要有特殊的制度。这种规制把我们的优势保护好,同时在国际上增强我们的话语权。

要站在两个层面研究中医药问题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发展研究院院长  艾丰
       大家讲的很好,从两个层面谈一点自己的感想和体会。
       第一个层面从谢总那个消毒液微观的讲,应该分两块研究。哪些是外部环境的事,哪些是你自己的事,经营不到位的就先改,希望于国家政策改变的要有一个过程。
第一是大环境,大环境企业改变不了,在一定时期只能认识,说它好还是不好就这样了。所以对大环境来说,企业不要埋怨,是要认识,认识其中,包括承认它。
       第二,对中环境要选择。大环境下面不是铁饼一块,有不同的中环境。像现在冬天北京很冷,可是海南还热着呢,三亚还热着呢。中环境局部地区可以我们企业可以选择,我到哪儿去卖这个产品,什么价格,这都是中间层次的战略。
       第三个重点放在营造小环境上。消毒液作为市场运营小环节政府管理是一个环节,销售对象是一个环节,还有什么环节?这些小环节里面哪个走通了,哪个你没走通?比如你刚才说有假冒你的把你冲了,我认为这就是市场,怎么你这个产品出来卖的好,人家为什么不跟着呢?茅台出名的就是假冒的,没有假冒才奇怪,就不是市场了。问题是你有什么应对的战略,不能满处说假冒我,去埋怨。不是说你假冒,我就跑了,我应该有我的对策和战略,要研究这个问题。
       我们要研究小环境里面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但是用别的方法可以解决的。所有做企业的,真有本事不是改造大环境,是营造小环境。企业家不是政治家,李克强才改造大环境,企业就把你的小环境搞好就行了。这是我给你的出的主意。
       第二个就是宏观层面的。大家讲了宏观的改善很多,在座的都一致,中医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以说很多形容词,都一致。我很同意君如校长的意见,这个认识起码在中央领导层面没有分歧了,他们都做了批示了,也讲话了,要利用这个尚方宝剑往下推,把中间的“梗阻”去掉。现在上面通了,没有往下通,中间阻隔了,中央精神落实的,不是老百姓落实,是主管部门落实,就是国家主管部门怎么落实?说一千道一万没人落实等于空谈。我觉得在《中医药法》出台之前,能不能建议国务院制订一个《中医中药标准和管理条例》,这个条例解决什么问题呢?就是解决用中医的规律制订中医标准,用中医标准管理中医,就解决这个问题。不要用西医标准衡量中医,用西医标准管理中医药。基督教是有神的,佛教是没神的,是修行的,不信神的。所以中医为什么遇到困难,就是人家用西医的规律标准管你,你当然永远不合格。
       所以要找到中医的标准和中医管理办法来管理中医,西医是用化学元素对哪个症状,我们中医是综合效果,可能我们多种元素达到那个效果,我们是效果论把他的病治了,哪个元素治的说不清楚。将来我们中医就根据效果来定标准,不要以元素定标准。定标准原则也是中医的原则不是西医的标准,。
       所以国务院找一批人,例如章琦这样的人物提出来一个中医标准,实行单位就是中医药管理局。我们定的标准是市场标准,生产标准、经营标准,这个东西很明确。中央领导看了我们这个东西知道应该做什么了,就找一帮人搞这么一个条例,然后开一次会说这个由中医药管理局执行,就行了,把我们中国这么好的一个中药宝贝救了。不然我们天天讲没有办法救。

中医药最核心的问题是管理体制的问题
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著名战略家  章琦
       大家今天在会上做了非常实际也非常重要的发言,这一次研讨会比上次开的更具体,更深入。上次我们主要还是集中在宏观上,今天既有宏观也有微观的,两者结合起来了。今天这个会说句实在话就是像老中医把脉,看病在什么地方,怎么样开方,怎么样解决问题。习近平、李克强,对中医药都很重视,中央出了很多文件,也批了很多东西,但是下面还无动于衷。卫计委到现在也不能说他们不作为,也搞了一些文件,但是落地了吗?没落地,根本问题没解决,标准问题没有解决,领导的问题没有解决,中医药立法这个问题30多年了,一再退缩一再搞,好不容易国务院常务会议突破了,现在交到了全国人大,一审已经审完了,二审也完了,但是争议还是很大。
       刚才艾丰院长讲了很重要的问题,十年以前我给胡锦涛写的报告意见里面写了十大建议,最近我拿出来重新翻了一下,我感到这十年里面我提的十大建议里面大概八、九条都采纳了。但是最根本性的一条没采纳,就是中医药管理体制的问题。因为我当年去调查研究的时候,很多中医药的泰斗都跟我提到这个问题,他说中医药绝不能让卫生部管,这是传教士管和尚庙,那一定会管成教堂了,让西医管中医也将中医变成西医了,真是这样的。
       据我们调查中医药大学学生三分之一时间学中医,三分之一学西医,三分之一的时间学外语,让他怎么研习把脉?怎么读黄帝内经?为了毕业只能三科平均安排,所以中医也是马马虎虎,连中医出来的博士研究生也是不会把脉,不会开中药方,这是中医药大学的现状。而且奇怪的发现,在中医药大学的校长里面不少是学西医的。上次我们来了一位校长,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结果他是学西医的,他在会上讲的这些东西完全跟中医药格格不入。那么让他管研究生,教博士生、研究生,你说中医还有希望吗?没希望了。因为他从内心就是对中医药很反感,那天会上他表露出来的对中医药是不认可的,是反感的,你还让他当研究生院院长。当场有中医对他很不高兴,说了他几句,但是这有什么用,他还是继续当他的研究生院院长。
       我们中医院是什么状况呢?中医药已经全盘西化,我们的大学在西化,我们的中医院在西化,所以中医药肯定要衰落。很多学中医的后来转行了,有的卖药去了,有的改行当西医了,为什么会出现这两条?根子在主管部门。谢总搞这个原来批了,批完以后变到卫计委没了,把你否了,你要在批批不了了。所以无形中给你设障碍,让中医自然的消灭掉,这正应了张忠耀当年说的,他说中医药非死不可,不过是早死晚死还是安乐死而已。 他们在中医药最核心的部分玩儿死你,一个药不批你,批的话要七年、八年、十年,至少1000万,1亿,搞中医药研究的能有这个本事呢?就是搞死你。有人搞了十年,最后一会否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物不让你冒头,用西医标准从根本上卡死,用西医标准套你,不可能不套死你,因为西医跟中医完全是两码事,两个不同的哲学体系,但是他们非要这么做。
       所以,十年以前我就提了,要中医药管理局跟国家卫生部平起平坐。    所以这些问题根本问题核心是体制,体制不解决,中医药立法都没用,还是仍然会归卫计委管的话,那么可能有所改善,但是改善不大。所以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管理体制的问题。 所以,我们也正在研究能不能在这上面突破?这个一突破了可能很多问题迎刃而解。日本有一个著名的搞药的大师临终前跟学生说,十年以后中国得向我们日本学习,指的就是中医药,不幸被他言中了,现在中国很多中医药制作方法确实要跟日本学习。光是一个救心丹是从中国偷去的单子,从云南偷去的,一分钱没花改改变成了日本的救心丹,现在这个日本的救心丹行销全世界,他们得到了知识产权广泛的保护。而我们走不出国门,六神丸那个方子就一分钱没要,专利改变一下变成了救心丹。如果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集合我们大家的智慧。
(摄影、文字整理 南歌子)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