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会成员
杂志社组织机构
编委会成员
社委会成员
每期目录
智库经典案例
每期要闻
国策建言
国际视野
智库回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智库杂志  > 每期要闻  > 
中美战,世界亡;中美和,世界兴
中美战,世界亡;中美和,世界兴

 ——战略家章琦与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对话分析中美关系

      中国作为东方大国,要善于运用智慧来化解问题。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最高策略。中美两个大国要有对全人类负责的度量和责任。不是靠战争,而是靠善念、善行,靠实力、财力赢得世界尊重,这才是正道与真理。

2017年2月22日晚,联合国世界和平基金会副主席、著名战略家章琦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就新形势下中美关系展开对话。特别是对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接连打出的内政牌、外交牌、经济牌、军事牌以及人们关注的台湾、南海、朝鲜半岛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对未来国际关系走向、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及动态变化进行了分析与预测。


从敌对到越过太平洋的握手,中美同处命运共同体

      章琦: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关系究竟向何处去?从历史、从现状、从未来进行研判,我的观点是:中美战,世界亡;中美和,世界兴。中美都是核大国,也都是经济强国,目前排在世界的前1、2 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美两国能够友好不冲突,那么世界也随之兴旺。

      在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根据国际形势变化,经过冷静思考,他与周恩来主导了中美和解,并建立了外交关系。邓小平执政后,又把中美关系推向更高、更好的一步。中美双方都受益了,中国改革开放本身就是最大的受益。    

      今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发表《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习主席强调,“大国之间相处,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我认为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是中美关系的“定海神针”。同时,这与南海、钓鱼岛一样,也是中国的祖产。

      特朗普上台后,在中美问题上还是做了让步,明确了一个中国的政策。他与习主席通电话明确表态,主动祝贺中国的新年。特朗普这样没谱的人,能在各方的压力下转变思路,说明中美问题事关重大,大家都需要冷静,需要尊重现实,需要雅量和大气,需要对全世界、全人类负责。金教授是美国问题专家,想请您谈谈这些方面的见解,中美关系应该怎么处?怎么来破解中美关系的迷局?

      金灿荣:章主席讲的我都同意,我补充一些东西。

      过去45年中美关系应该是非常成功的,而且对大家都很好。1972年2月22日,尼克松来华访问,双方签署了上海公报,震惊了世界,新闻媒体叫做“改变世界的一周”。从经历了23年的敌对,到越过太平洋的握手,中美还是各有动机的。美国的动机有三个:

      一是要对付苏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占优势,到了七十年代苏联占优势。美攻苏守,变成苏攻美守。如果中国能帮美国,这对美国绝对有利。

      二是美国当时想撤出越南。与中美和解后,他可以对国内有个交代,就可以撤军了。

还有就是影响中国的发展,希望中国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

      中国当时也有三大动机:第一也是对付苏联。1969年3月我们在珍宝岛与苏联发生冲突。两个核大国发生流血事件很危险,所以我们要借力。

      第二是想通过与美国建交,打开通向国际主流化的渠道。

      第三是彻底孤立台湾的蒋介石。大陆与台湾斗,国际支持台湾的主要是美国,现在是釜底抽薪。我觉得这些动机大部分都实现了。

没有中美和解就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

      章琦:中美关系的发展,不仅给中美双方,其实也给周边地区和国家都带来了额外收益。

      金灿荣:是这样的。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到现在,在远东地区大国之间就没有战争了。东亚地区大国紧张的缓解就给东亚地区的繁荣创造了前提。

      美国当然有额外收益。赢得了冷战、让苏联两面受敌,因此成了赢家,其中一大原因是中国帮的忙。

      中国的额外收益,就是启动了改革开放。可以说,没有中美和解就没有改革开放。

中美关系在国家发展“三部曲”中的作用

      章琦:您曾将中国的成长,归纳成“求生存、求发展、求国际地位”这样三部曲,中美关系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金灿荣:细化这三部曲,应该说,新中国在毛泽东时代主要完成了“生存”第一步,安全保住了刚刚打下的江山。第二个阶段,小平时代,解决的是发展,但是中间有个转换。现在习主席解决第三个问题,让中国人活得有尊严、有国际地位。网上有人讲,毛泽东解决挨打,小平解决挨饿,习主席解决挨骂,这是网民的说法。我讲得学术一点,就是求安全,求发展,求尊严。但都是一个意思。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转化,中美建交起到了关键作用。尼克松第一次来北京与毛主席谈中美关系问题,主席当时很高兴:世界老大的头号领导人到我书房来寻求与我合作,就有了这个安全感。两年以后的1974年,周总理在四届人大代表党中央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直到1976年打倒四人帮,1978年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向改革开放。可以作出结论:中美和解对大家都好,但从细节说还是中国受益最大。

防范第二名的美国战略与中美关系新变化

      章琦:中美建交后,双方关系总体发展很好,但中间还是出现了一些波折。

      金灿荣: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中美关系至少倒退了3年,停滞了3年。两国领导人就不见面了。一直到1993年西雅图会议,江泽民会见克林顿才有了转机,后来还有很多波折:南斯拉夫炸馆、中美撞机等等,但总起来看还是成功的。2010年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当年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这就让美国的战略非常紧张。美国战略的一个特点就是防范第二名。谁老二,他防谁,跟你这个国家的性质没有关系,20世纪他先后防范过德国、苏联、日本;如今中国成第二了,他就开始防范中国。

      章琦:怎样看待从2010年开始,中美关系出现的一些新变化?

      金灿荣:这个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力量平衡导致的。面对这种新变化,美国采取的却是比较老套的政策,就是把中国当成对手,想方设法阻止中国成长,限制中国的影响力。这个政策有四根支柱:

      一是军事。美国明确表态到2020年要把60%的兵力放在太平洋上。冷战时期,美国将60%的兵力放在北大西洋限制苏联,20%保卫本土,其他人员机动。现在也是60%对付中国,20%保卫本土,10%对付俄罗斯,伊朗这些国家。

      二是经济。美国搞了个贸易圈,实际上就是想把中国排除在外。

      三是外交。说透了其实就是充分利用与中国周边已经存在的,像钓鱼岛、朝鲜半岛、中越边境等矛盾,挑拨离间,激发矛盾。

      四是充分利用因特网。希拉里讲要搞因特网外交渗透影响中国的思维、发展。

      针对美国的挑衅性动作,我们的对策仍然是韬光养晦,继续强调中美要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到十八届一中全会结束,习主席提出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有三个要点,一是不冲突不对抗,二是相互尊重,三是合作共赢。

      对第一点不冲突不对抗,美国完全同意;但第二点“相互尊重”就卡住了。美国认为这是中国向他要平等待遇,要与他平起平坐,他就不干了。他心底里还没有接受我们做平等伙伴。第三是合作共赢,他原则上同意了。但因为他的老大身份,所以每次让我们多付点帐,少来点利,所以我们提的这个东西,他没否决也没接受。总体来说,这些矛盾都是可以控制的。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电话传递什么信号?

      章琦: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当天,习主席即向他发去贺电。5天之后,两人又通电话。中国国家主席同美国当选总统延续及时联系和沟通的良好传统,预示着中美关系也将保持向前发展的总体势头。“合作”,是习主席与特朗普这个越洋电话提到的鲜明主题词。在400多字的新华社通稿中,习近平主席5次提到“合作”一词。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的内外政策都将进行一些调整,对华政策也不会完全是奥巴马时期的延续。中美之间的分歧将减少还是增多?会呈现什么新特点?

      金灿荣:我概括,特朗普个人有三个特点。

      总体特点,他是个非常成功的投机商人,作为商人他对利益特别敏感,而对价值观、人权观他不感兴趣;第二他敢冒险,乱投资,有过三次破产;第三从综合来讲,他很成功,身家有几十亿,家庭孩子培养非常成功,所以这个人是不可低估的。作为政治家他是一个反建制派,用中国人比较理解的话讲,就是个造反派,但他不是革命家,也不可能改变美国体制,他会打倒一些所谓“反动学术权威”,会带来一些混乱、不确定因素。

      从现在他已经做的事来看,他的影响首先还是对美国国内政策的影响。他把奥巴马时期制定的医保、枪支限制、巴黎协议、西欧管道等都废除了,人事任命都是偏右翼,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分裂;另一个影响是盟国,因为他要将近60个盟国多出钱,分担安全成本。但多数盟国经济都不好,现在就要吵架,闹得不愉快。他对邻国态度不好,墨西哥是直接愤怒了,拉美国家其实也都不高兴了,还有就是对穆斯林国家的禁穆令。他可能还会带来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问题。

      他的政治表现上是民粹主义,经济表现是产业资本。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其实是非常传统的对产业资本有力的政策。

      对外他准备搞贸易保护主义,把竞争者赶出去;对内呢,第一减税,实业资本减税;第二放松金融管制。这个人挺逗,他是恢复传统产业。中国在鼓励创新,美国在恢复传统产业;中国在鼓励坚持自由贸易,美国要闭关锁国,世界上就有点看不懂了。

      特朗普对美国的政治、自由贸易、全球化,可能又会回到传统自由主义,还有具体就是对盟国、邻国、贸易伙伴国、穆斯林国家都有冲击。具体落到咱们中国,我倒觉得问题不大,再加上我们中国本身天生独立,所以对中国总体影响小,但对中美关系还是有影响的。

特朗普遏制中国的五张牌与中国要不要争老大

      章琦:特朗普上台后,想给中国打五张牌:第一个是贸易,各种手段让中国让利;第二是台湾;第三个是南海;第四个是朝鲜;第五个是俄罗斯。

      金灿荣:从这一个多月的中美沟通情况来讲,他好像开始退缩。

      中国对特朗普总的来说就是特别低调,同时是积极沟通。我们大使馆与他们家庭积极沟通。现在看效果还可以。他提出的撤医保、建墙、限制穆斯林等都兑现了;他说第一个就要对中国征税,至今没动作。他给习主席打电话,表示尊重一个中国的政策。南海方面他好像还是在示强,仔细看只是摆个样子而已。中美在朝鲜问题上其实也是合作的。最后一张牌就是俄罗斯牌,现在看来肯定打不起来,美国国内的反俄势力非常强大,所以把这些合到一块,我的直觉是,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时代应该是可控的。

      我的结论是:我们一切还是要回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美关系还是放到这个框架上,最后促进中美建立起某种伙伴关系,这是个大方向。

      章琦:中美之间还是叫建立伙伴关系,不需要加“某种”。因为习主席说了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不管美国怎么变化,中国追求与美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意愿不变。这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也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更符合全人类的根本利益。             

      金灿荣:另外还要强调一点,就是我们要评估一下特朗普政策。如果成功,如果失败,对两国国力消涨的影响。如果特朗普现在这套打法成功了,短期内美国经济可能会发展很快。他的经济政策见效了,政治上也就算成功了。这样的话,中国赶上美国的时间会拉长一点。

      如果他做不到,美国会更混乱,中国赶上美国的时间会提前一点。还有,美国很明显对全球化的支持力度下降,全世界期待中国发挥更大作用。中国把这个作用发挥好了,就是提前取代美国老大的位置,作全球化的领头羊,作全球治理的领导者。             

      章琦:关于与美国谁是老大、老二的问题上,从战略看,这要顺其自然。中国曾经当过世界的老大。如果有一天中国超过美国成了老大,这也是自然形成的,不必刻意去争。一次、二次世界大战表明,想争老大的国家最后都没好下场。正确的做法是中国继续练好内功,让经济在改革开放39年的基础上继续提升,不断强大。

    特朗普采取种种措施要使美国再强大,我们乐观其成。中国作为东方大国,要善于运用智慧来化解问题。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最高策略。中美两个大国要有对全人类负责的度量和责任。不是靠战争,而是靠善念、善行,靠实力、财力赢得世界尊重,这才是正道与真理。

(晶日、旭东编辑整理)

 
联系我们 | 精英团队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 www.chin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9779号-1
主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协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院 二度空间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